邶先生,我要吃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