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诡镇》小胡,牛师傅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

小说:诡镇

小说:悬疑惊悚

作者:Sn

简介:一桩神秘莫测的多人失踪案,警方束手无策
失踪者再度现身,却无一生还……死亡现场诡异莫名,尸体惨遭分解,无数蛆虫在恶臭的小巷不断蠕动……然而,令人震惊的是:第二天,死者竟再度“复活”,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
是冒名顶替?还是另有隐情?沙砾,一位收集民间异闻的“特殊侦探”,无意间卷入其中,被幕后真凶一步步引向黑暗深渊……

角色:小胡,牛师傅

诡镇

《诡镇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1章 撕裂1

午夜刚过,时针偏移到了右侧,进入了6月17日的凌晨。C市大雨瓢泼,沙砾冒雨赶到,浑身湿透。
漆黑的街道已经被封锁,四周的居民被压抑的气氛逼回了暂时安全的住宅,没有人愿意在窗口探头围观。原本应该亮起的路灯可能坏掉了,现场唯一还闪烁的,是红蓝交错的警车灯光。噼里啪啦的雨声在耳边如密密麻麻的蜂鸣,搅得人烦躁不安。黑色的天空,黑色的雨伞,黑色的巷子,现场笼罩着一股黑色的死寂。
时刻警惕的警察拦住了沙砾,“办案现场!退后!”
好在来了个熟人。
小胡警察年纪很轻,因为跟了个好师父,渐渐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。他快步走来,拍拍同事的肩膀,点点头,又对沙砾招招手。
“什么情况?”
“又死一个,第三个了。”小胡阴沉着脸,连日来频发的案件累得他苦不堪言。
3月到5月,一共失踪了16人。进入6月,失踪者的尸体陆续被发现,连续失踪案转为了连续死亡。
小胡指指前方的小巷,带着沙砾往巷子内走。
“老牛呢?”
“开会!从下午,一直开到晚上!接到报警的时候,还没散!”小胡语带愤怒。
老牛是分局的老刑警,也是小胡的老师。沙砾理解小胡的不平,如今事态紧迫,警队人力本就不够。
雨势大得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征兆,巷子里坑坑洼洼,此刻已经积了不少雨水。沙砾尽量避免踩到深坑,湿漉漉的后背奇痒无比,越往里走,一股潮湿的腐烂味道扑面而来。
停了下来。
只一瞥,他就立刻闭上了眼睛。光线在视网膜上留下一些记忆的痕迹,绘成一副鲜红的油画。
深呼吸一口,再睁开眼,强忍恶心,仔细查看。
死者瘫坐在地,上半身靠着墙壁,浑身赤裸。双脚被钢丝捆在一起,双手则缩在背后,应该也被用同样的方式捆绑着。脑袋耷拉在一旁,像是睡着了。腹部被竖着剖开,裂开形成了一个大口子,肠子顺着xiati滑落满地。地面一片血污,混杂着雨水流淌着。不断有蛆虫从尸体腹部涌出,在尸体周围蠕动着。
沙砾闻到呕吐物的气味,大概是新手警察初见被吓到了。
“脸上。看看脸上。”小胡的状态也不太好,捂着口鼻,自己不敢上前。
沙砾靠近湿漉漉的尸体,稍微弯下腰看了看,明白了小胡的用意。
死者杂乱的长发遮住了大部分面孔,看不清相貌。仔细观察才发现,他的双眼被细线缝合上了眼皮、两只耳朵孔在闪光,似乎是被融化的金属浇灌填充过、两个木塞堵住了死者的鼻子、一根铁丝则将两片乌青的嘴唇缝得严严实实。
雨夜果然不适合来凶杀现场。
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小胡不答,反而补充道:“尿道口与gang门也被缝上了。”
一股疼痛感直插沙砾心窝。生平头一次,他希望自己尽量少一点同理心。
“身份确认了吗?”
“8号失踪者。”
留给沙砾的就这么多。现场已经勘查完毕,即使再怎么努力保护,线索也会被雨水冲刷得一干二净。小胡朝巷子外吼了一嗓子,警察们提着裹尸袋,一脸忧郁进来收捡尸体。
“看完了吧?走,回局里,牛师傅等着呢。”
两人迈步走出巷子,一刻也不愿意多停留。远处不知哪里的流浪狗狂吠起来。
回到东城区警局,雨声变小了。沙砾随着小胡上了二楼。
刚上楼梯,就听到老牛的大嗓门正在咆哮。
“滚!莫赖在我这儿!老子这会儿忙得很!”声音大得几乎把天花板的灰尘震下来。
小胡先敲敲办公室的门,之后带沙砾进去。
办公室内除了一脸愤恨,头发气得立起来的老牛,还有一位青年。老牛的怒火自然是朝这青年喷射的,青年坐在椅子上,手里翻阅着报纸,脸上看不出神情,像是不服管束的顽劣子弟,根本把老牛的话当做耳边风。
沙砾估摸着这年轻人的岁数,该是比自己小几岁,也许二十出头?相貌嘛,不太好说。就脸型来看,倒是棱角分明。他侧着身子,沙砾一开始只能看到他的右脸,称得上英俊。可等到他再微微偏过头来,又不禁让沙砾倒吸了一口冷气。青年的左脸有一道伤疤,自嘴角处往后延伸到耳根,让人想起日本传说中的裂口女。是的,除去那道疤痕,眼前这人眉清目秀,加上白皙的皮肤,真有些女性气质。
青年看了看来人,尤其上下打量了沙砾几眼。
老牛拍着桌子,用纯正而浓郁的方言骂道:“死娃娃,听话嘛!快回去!”他一边吆喝着,一边强拉青年起身,往外推。
两人走出办公室,脚步声渐渐远了。
小胡为沙砾倒了杯茶水,沙砾道谢,喝了口,身体有了一丝暖意。他问道:“刚才那位?”
“牛师傅的儿子。哎……一言难尽。”
“老牛还有个儿子?”沙砾笑笑,“头回听说。”
“没啥出息。”小胡摆摆手,“读书的时候,三天两回打架斗殴。牛师傅是市里的模范警察,偏偏摊上这么个……”
话题不再继续,从青年脸上的疤痕,沙砾大约能想象到他的丰功伟绩。
老牛很快回来了,关上办公室的门,他很快转换了心情——这是一名以工作优先的模范警察应有的素质。
他已经五十来岁了,接近了退休的年纪,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韩局长不仅没打算把他打发回家,甚至可能恳求他再多干几年。没别的,警力稀缺——尤其是能打硬仗的警察。
老牛在办公桌后坐下,戴上老花眼镜。多年的辛勤工作使他的眼睛渐渐疲惫,眼皮子也微微耷拉下来。背后书柜上摆放着历年获得的荣誉,墙壁上张贴着的大大的“明察秋毫”四字评语此时显出一丝让人感慨万千的落寞。
“今天这个案子,”老牛开口了,眼睛盯着小胡递过来的报告书,“你咋看?”他问的是沙砾。
“结合先前发现的两具尸体情况,今天这一个,略微有些复杂。”
“哦?说说。”老牛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香烟,扔给沙砾一支。
点上了烟,沙砾深吸一口,谈起自己的感受。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诡镇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S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wxsshyy.com/book/70055.html